卓瓦乡新闻

红人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 > 红人 > 平台、品牌、机构、红人聊电商直播,都说了啥?

平台、品牌、机构、红人聊电商直播,都说了啥?

  疫情,给电商直播又添了一把火,各行各业、各大平台纷纷加大直播业务的马力。话题王罗永浩也宣布要在4月1日走进抖音直播间成为“带货主播”。

  在“万物皆可播”的当下,亿邦动力整理了包括平台、品牌、MCN机构、网红等行业各方面人士对“直播”的观点合集。

  网红篇

  辛巴:

  1、快手的优势在于,最开始是用娱乐内容留住了人,后来慢慢的这些用户又有了电商属性。我四年前就开始做快手,是陪着平台从0到1再到2再到3一起成长的。

  今天淘宝直播已经很成熟了,如果我过去,相当于直接要从9做到10,太难了。我一直说,我从来没有看过薇娅和李佳琦的直播,因为这个市场里需要选择新的切入点,去做新的东西,模仿其他人难有一番作为。

  2、在直播电商领域,我们是有机会制定规则的一批人,我们应该扪心自问自己有没有能力制定规则,如果有能力为什么不去做?如果能做,应不应该带着一份责任?如果心里有一份责任,问题不大。不局限于赚钱,放开眼界从整个生态的健康发展去做事儿,一定会长久。

  东北酱:

  我最大优势就是粉丝对我的认可,来自于抖音上的粉丝喜欢我更生活化、更像朋友一样的内容创作,他们觉得我是一个主播,但不是一个离他们很遥远的人。

  和粉丝交流的时候,我也会更加照顾他们的心理,把简单的快乐和不加修饰的内容带给他们,让他们不拿我当“网红”我也能不拿他们当“粉丝”,我们只是朋友关系。

  牛肉哥:

  1、对于个人,有了好内容、好人设、好流量之后,成为一个抖音电商带货达人,实际上本质是跟一盘好货匹配上了,因此我觉得供应链因素也占到了很大的权重。

  2、网红方法论:第一,“傻傻的相信,在社交媒体能获得最便宜的流量”,第二,“傻傻的坚持”。

  3、淘宝直播的头部主播一场下来带动几十万的销量。流量黑洞已经形成了,我要通过‘蚂蚁雄兵’的方式把这个黑洞打破。因此我要把我的经验分享给最普通的人,让他们成为电商导购员,不是kol、不是网红也不是达人,就是一个普通的服务员,懂得如何打动消费者,让消费者信任,促进单量转化,获得赚取一份体面收入的机会。

  4、电商导购员和网红最大的区别在于,网红是利用个人影响力,消费者下单行为里,需求占的权重和是否喜欢主播个人而想打赏他的权重是一半一半的,但电商导购员一定是因为这个人有亲和力,让用户更愿意到他那里购买商品。

  5、打造电商导购服务员的可行性:首先因为是个职业,所以是可以通过职业技术培训批量生产;其次这些人只要是底部达人就足够了;最后我希望未来培养出的电商导购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,平时说话可能是平铺直叙的,但作为电商导购说话可能要抑扬顿挫,另外平时性格相对温和的也要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以后,有个更鲜明的个性。

  韩承浩:我不认为每天直播是一个好事情,因为我是一个以生产内容为主的美妆博主,然后才是卖货的。如果我每天推荐这个产品好、那个产品好,反而会失去粉丝的心。

  薇娅:保障粉丝的信任度是直播运营中的核心命题,对于企业而言,如果企业能够建立信任机制,一定能达到直播效果最大化。

  MCN机构篇

  谦寻控股集团首席执行官奥利:如今是一个属于消费者掀起的新零售时代,在未来我们将要面对的也是一个直接、自由、平等的消费主权时代。而类似于淘宝直播这种内容化、移动化、社交化的销售方式不但会在自身不断地发展和创新下,越来越契合未来的消费新需求,并且也将会成为未来新零售的主流方式之一。

  如涵控股董事长冯敏:每一个KOL都是一个渠道,我们选择的红人都是想要把她们的审美和态度传递给大众,未来红人IP化也是一个趋势,这也代表了直播营销下半场的方向。

  于MOMO创始人兼CEO卢恺:

  1、供应链对直播来说非常重要,有好的供应链,做直播会消灭库存。消费升级的时代大家又开始做“便宜货”,因为供应链的质量越来越好,这在淘宝直播也极具优势。

  2、淘宝直播最重要的两个权重维度:单个uv在直播间的时长、粉丝同时在线的时长。

  3、淘宝直播最重要的是场景化营销。场景化营销更容易走进用户心里,是一个种草的过程。

相关信息: